烟台半岛白癜风医院

白友感想:忘记的了白白多久了,也许四五年左右吧

 已经忘记的了白白多久了,也许四五年左右吧,不知道什么原因选中了我,当第一次听到医生说是的时候,我泪如雨下,我好难过,那么爱美的我,怎么会。。。

我不敢告诉父母以外的任何人,因为没有办法接受别人的眼光问候甚至知情,看了几次,每次都是快好了,然后一到春天就复发,像论坛什么的我都是偷偷的看,从来没想过留下一字一句,可是今天我又脆弱了,所以我觉得有个地方可以说出来会好一点吧。
其实我已经到了适婚的年纪,身边的好朋友都结婚了,所有人都说差不多得了,别挑了,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是挑,我只是害怕。
从小我就是个乐天派,超活泼,即使长大以后也是劝解开导一个又一个朋友,像个太阳一样从不吝啬奉献自己的能量,还有人说我是她的正能量,可唯有自己面对自己时像是陷入了泥藻中无法自拔。
最近我买了好多衣服,能不能穿的都买了,退的退留的留,我不知道在安慰自己还是什么想证明什么。
也许,我想离开这里
白友感想:忘记的了白白多久了,也许四五年

已经忘记的了白白多久了,也许四五年左右吧,不知道什么原因选中了我,当第一次听到医生说是的时候,我泪如雨下,我好难过,那么爱美的我,怎么会。。。我不敢告诉父母以外的任何人,因为...[详情]